警钟 | 玩物丧志 由风及腐 贵州科学院科技与经济战略研究中心原主任王正强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发布时间:2024-05-18 点击:

王正强,男,1963年2月出生,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贵州省植物园党委副书记;贵州省理化测试分析研究中心副主任,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贵州科学院科技与经济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2022年6月,贵州省纪委监委派驻第十二纪检监察组和盘州市监委对王正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分别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3年1月,王正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3年7月,因犯贪污罪、受贿罪,王正强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王正强出生于普通的农村家庭,在组织培养下而立之年就成长为县处级领导干部,但他把资历当成晋升的资本,仕途稍不如意就自暴自弃,在附庸风雅中玩物丧志,在知天命之年顶风作案,肆意收受贿赂、贪污侵占,甘于被“围猎”,最终在花甲之年身陷囹圄,既令人惋惜,更发人深省。

心态失衡,小节不守终累大德

“我是靠领着助学金完成学业的,最终却成了啃食人民利益的‘蛀虫’……”被留置后,王正强在忏悔时陷入了深思。

王正强小时候家境贫寒却勤奋好学,16岁就考入大学,一时在十里八乡传为佳话。大学临近毕业时,王正强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主动申请到偏远的基层工作。1983年,年仅20岁的王正强作为贵州省第一批选调生被派往江口县太平公社锻炼。因工作表现突出,1992年,时年29岁的王正强被提拔为贵州省植物园党委副书记,成为单位最年轻的副处级领导干部,彼时的他一时风光无限,开始飘飘然起来,滋生出骄傲自满的情绪。

1994年,贵州省植物园领导班子调整,未获提拔重用的王正强心生不满,工作不再积极主动,而是浮于表面、将就应付。出于关心爱护,组织上将其调整至贵州省理化测试分析研究中心先后担任副主任、党委副书记,后又于2000年派其至基层开展扶贫。在组织的关怀下,王正强在工作中逐步有了起色,并在2006年被提拔为贵州省理化测试分析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后单位更名为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

2013年初,身为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的王正强,看着班子成员陆续得到提拔,自己却原地不动,再度心生不满、心态失衡。“受到‘官到处级止,人到50休’的错误观念影响,感觉自己没有发展前途了,便开始盘算自己的后半生……”王正强反思说,由于在人事安排和行政管理上拥有话语权,在2013年春节期间,面对两名新入职员工先后送上的4瓶高档白酒,他欣然接受。从此,逢年过节找王正强“拜码头”的商人老板、单位下属络绎不绝,且在第一次收到不菲的红包、内心激荡着极大的满足感时,便认为与其守着无望的前途,不如趁着手中还有权力另谋“钱途”,于是他开始伸出越过廉洁底线的“黑手”。

最初时,王正强在帮助请托人谋取利益时,担心“树大招风”,谨慎的他不选择一次性“变现”,而是妄图通过“细水长流”的方式来掩人耳目,每次收受的好处费大多是2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现金,而管理服务对象也乐于通过“常来常往”的方式拉近彼此关系。

2016年至2021年,每逢元旦、中秋、春节等节日,研究院工程项目承包商冯某、检测业务合作商张某、单位下属李某某等人纷纷送上节日礼金……王正强怀着“小打小闹无伤大雅”的心态,一步步迈入歧途。祸患常积于忽微,截至案发,王正强共收受管理服务对象财物累计50.8万元。

打尽算盘,带头大搞“四风”

曾经一段时间,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上下违规吃喝、滥发津补贴行为屡禁不止。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面对奢靡享乐之风“漂浮满院”这一情况,作为党委书记的王正强不仅不带头制止,反而抱着“法不责众”的想法,继续参与、带头违规发放,并自定标准设立院长基金、所长基金,向班子成员、干部职工违规发放津补贴。2013年至2020年,王正强共组织违规发放津补贴5338万元,其本人违规领得142万元。

“2016年,我任院长后,有了签字报销的权力,更加胆大妄为地把手伸向公款……”王正强忏悔说,党政“一肩挑”后的他拥有决策拍板权,由于每次巧立名目套取的补贴大于实际发放数额,看着账目上“年年有余”,他索性伙同时任副院长朱某(另案处理)予以私分。2016年至2020年,王正强伙同他人私分补贴结余款71.2万元,其本人分得42.1万元。

2017年9月,《贵州省公务活动全面禁酒的规定》正式实施,王正强不仅不如数上缴单位库存接待用高档白酒,反而自作聪明,以变卖接待用酒为名,安排下属套取公款,以他人名义购买单位库存接待用酒,制造接待用酒已清理的假象,并继续打着公务接待名义,安排下属虚列开支、继续购买高档白酒。为了规避检查,王正强安排朱某在单位管理使用的专家公寓、实验楼地下室等场所辗转存储接待用酒。2020年4月,眼见违规购买存储的192瓶高档白酒无人知晓,王正强与朱某商议后予以私分,其本人分得96瓶,并将分得的高档白酒标注好年份,藏匿于朋友家中。

作为单位“一把手”的王正强,不仅在津补贴发放、借酒生利上“机关算尽”,在工作和生活中也打尽算盘、雁过拔毛。为了彰显身份,他安排单位公务车辆送他回老家参加同学聚会,还要求承接单位物业管理的公司提供车辆,供其儿子上下班使用,甚至伙同下属张某,购买两辆汽车挂在机动车交易公司名下,指使下属单位租赁使用该车辆,其本人坐收租金24.2万元,手中权力可谓被他用到了极致。

毫无原则,滥权妄为搞变通

“我性格软弱,考虑问题前怕狼后怕虎、举棋不定,不敢坚持原则,却又胆大妄为,反过来拿原则作交易……”在交代自己带头放任奢靡享乐之风时,王正强忏悔道。2013年,出于事业发展需要,贵州省分析测试研究院启动综合实验大楼项目建设。项目实施期间,在时任研究院办公室主任朱某的鼓动下,王正强为笼络人心,未经上级单位批准同意和会议研究决定,便擅自追加预算投资,追加内容主要为外围环境设计、室内豪华装修等非刚性需求,最终导致追加内容华而不实,仅大厅装饰用的一块海百合化石,采购价便高达14万元。

在项目建成后,经审计认定,项目超概算投资2000余万元。为了弥补资金缺口、彰显自己“手段过硬”和“雷厉风行”,王正强擅自决定从科研经费中挪用2100万元用于支付超概算装修工程款,最终导致研究院近100项科研项目因缺乏经费无法按期完成,且因已有项目未结题,无法申报新的科研项目。

作为鼓动其把项目“搞好点”的下属朱某,则在追加投资过程中赚得“盆满钵满”。朱某在设计、装修发包中,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多名承包商贿赂,甚至授意承包商笼络好王正强,而王正强所收受的第一笔大额贿赂,也来自于该项目承包商。至于通过“围猎”拿到供应资格的商家,则大搞低价购入高价销售,仅实验大楼340万元的办公家具采购项,利润便高达200万元。

除了对下属放任不管,甘被“围猎”的王正强也不忘在实验大楼项目建设中“分一杯羹”,利用项目验收、款项拨付审批权,竭力榨取“蝇利”。按照他的要求,项目建设商要从其亲友处购买水泥、雇佣其亲友务工,在已有水泥供应商、施工队伍的情况下,项目建设商为了不得罪王正强,只能选择送上“好处费”将其打发。2017年,王正强要求项目装修承包商狄某为其住房进行装修改造、添置家具,一切完成后,看着狄某递来的8万元的开支清单,王正强以“杀价”的方式支付5万元,变相索贿3万元。分包商万某从狄某处分包拿到实验大楼通风、消防工程,在完工后,狄某未及时与其结算,走投无路的万某找到王正强,请求其向狄某打招呼、及时拨付工程款,在收到2万元的请托费后,王正强才肯出手帮助,把“鸡脚杆上刮油”演绎到了极致。

沉迷古玩,借“雅”消愁被“雅”噬

“在工作上没有了追求,便弄些假古董装点门面,搞些假文雅、假斯文……”王正强交代,在他由风及腐的历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沉迷于古玩。自认为仕途无望后,他开始沉迷于接受请吃和收受礼品,并结交了一群爱好古玩的朋友,开始跟着购买、收藏古玩,以此消磨时光、寻求精神寄托。在听到古玩界“张三”“李四”靠着“捡漏”发家致富的诸多传闻后,王正强在购买收藏古玩上便一发不可收拾,整天梦想着能“捡大漏”而一夜暴富。

“我占有欲极强,喜欢的东西就想方设法去获取,得不到就寝食难安。玩了古玩后,我感觉钱不够花了,整天想的是怎么才能买到这些瓶瓶罐罐……”在欲望的驱使下,王正强开始收受下属的红包礼金,随着“入不敷出”,他便把主意打到公款和项目工程、人事安排上来,自此开启了“一路向钱”的不归途。

此时的王正强,已经对古玩迷恋到失去理智的地步,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研究古玩。上班期间念念不忘,一下班马上奔赴古玩市场,甚至长年安排单位公车帮其运送古玩,其违纪违法所得也大多用于购买古玩。由于买到的“古玩”大多是仿制品,他更加不甘心,梦想着有一天捡到一个“大漏”、拍出一个天价,把花出去的钱连本带利赚回来。在赌徒心理驱使下,王正强在收受贿赂、贪污侵占时更加肆无忌惮,在他居住的家中,不仅床头边、案板前摆满了古玩,甚至其名下的另三处房屋内均堆满了古玩,为此还经常与家人发生争吵。“自己玩物丧志,最终把自己的家弄成了3个‘破烂’收集地,堆的全是一些仿制品、假古董。”王正强懊悔地说。

“我平时生活是很俭朴的,10多元一件的背心,批发10件能穿好几年;吃早餐时一个鸡蛋都舍不得加,我贪污受贿那么多钱,买那么多的瓶瓶罐罐干什么?”回忆起自己被瓶瓶罐罐绊倒、并将背负罪名终老的一生,王正强痛哭流涕,但人生没有如果。(通讯员 赵东旭)

王正强忏悔录(节选)

我所犯的错对组织、国家、人民、社会、单位、家人造成了严重的危害,我对自己的过往进行深刻的剖析和忏悔。

一是理想信念不坚定。自己没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没有用正确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来指导自己的学习、生活和工作。没有理想信念的人生,哪有不迷失方向的道理?没有高尚的追求,当金钱送到手中时,就把持不住自己,贪腐就成为了必然。我也曾为了装点门面,肤浅学了一些马列主义,但只是装在“电筒里”,光照别人不照自己,没有用党性原则规范自己的行为,没有用党规党纪要求自己,这哪能不犯错。

二是学习动力不足。工作中常用会议传达会议,以文件传达文件,对新时代党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不去深入研习,对党的拒腐防变决策部署不去学习,没有学习何谈提高?凭经验处理问题,犯错就是早晚的事。看到身边的人当了官、发了财,想到的是自己吃亏了,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当实实在在的钞票递到自己面前时还能不伸手?经不起诱惑,身败名裂就成了我的不归路。

三是纪法观念淡薄。时常把组织的监督教育摆在对立面,想方设法逃避问题,对领导同事的善意提醒看成是在找自己的毛病,是和自己过不去。常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不撞南墙不回头,有时撞了南墙还找理由安慰自己,如果能听进不同的意见,能接受组织的批评教育,哪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四是玩物丧志。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发展前途后,就没有了正确的人生追求,就在古玩上寻找精神寄托。每天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都花在古玩上,玩物丧志让自己丢掉了共产党人的“精气神”。我贪污受贿的钱,乱发绩效领的钱,绝大多数都花在了购买古玩上,买了三大堆瓶瓶罐罐,基本上都是仿制品、假古董,自己还死不承认,最终这些东西都成了我的罪证。

五是不健全的人格。首先是占有欲强,我迷恋财物,追逐私利,就像没有见过钱一样。其次是工作和生活中特别要面子,怕别人看不起自己,当别人提拔时总感觉面子挂不住,常常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我非常怕事的同时暗地里又非常胆大,常耍小聪明,如果我能坚持原则,敢于和单位不讲纪律、目无法纪的行为作斗争,自己也就不可能贪污。

我痛心疾首。组织给我优厚的待遇,每月有1万多元的工资,正常使用是用不完的,我去贪污受贿来干什么?党组织对我花费了许多心血,我却把单位当成了谋取个人利益的平台,把单位搞得乌烟瘴气。我的错误对家庭的影响是最直接、最现实的。首先是精神上的伤害,我是他们曾经的骄傲,现在轰然倒塌,这是我高龄母亲无法面对和接受的。还有妻子和孩子,她们的人生将如何调整和面对?

我要用自己的余生,用自己犯的错误明明白白地告诫身边人,向他们讲清自己为什么会犯错,呼吁他们以我为鉴,不要重蹈覆辙;我要用自己的余生,把自己是怎样错的,告诉我的家人、亲属,提醒他们要敬畏法纪,绝不能私欲膨胀,绝不能用任何非法手段去获取个人私利,并以此为鉴。

扫描二维码,分享当前页面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和文字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我站观点。本站将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